创建人:PIERRE-OLIVIER GOURINCHAS,长泰谢

伯克利和芝加哥 – 如果不实行全面债务偿还暂停,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病将导致一波不可控制的主权债务违约,特别是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中。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控制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全球努力将会失败,而当今的经济崩溃也可能变成永久性的经济衰退。

随着企业关闭和工人失去收入,富国和穷国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如此严重的衰退可能会造成巨大的长期损害,因关键的经济联系在消失。除非采取紧急措施,否则许多公司将永久关闭。为此,美国国会最近通过了一项2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丹麦和加拿大政府将为其本国的中小企业补贴75% 的工人工资。与此同时,中国扩大了信贷规模,取消了工资税,并刚刚宣布了一项约1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

但是,COVID-19对印度和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构成了更大的问题。在这些国家,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的经济代价会比美国和欧洲的还要高,现金储备少的脆弱中小企业在经济中所占的比例更大。这些国家还拥有更加可危的保健系统。支持弱势工人和企业以及治疗COVID-19患者所需的资金可能高达这些国家GDP的10%。

这些钱从哪里来?一些发达经济体,例如美国,可以以很少的额外费用借入更多资金。但是其中一些资金来自寻求资金安全的外籍投资者,还有一些来自美国私人投资者清算其在外国的投资。换句话说,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所需的金融的一部分会来自于墨西哥等国家。

此外,与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不同的是,当今每个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在同时间借款。因此,即使墨西哥能够发行债券,它也将与处于相同情况的许多其他国家竞争。总而言之,一个不幸的事实是,我们只能互相借款,不能向火星借款。

如没有外来干预,金融市场将选择赢家和输家。赢家将是那些有能力发行安全债券的国家。他们将能够以最低利率借入巨额资金。输家将是世界上的类似墨西哥的国家。实际上,这些国家将受到双重打击:它们不仅将无法筹集资金来应对这场危机,而且其现有的资本也将流失,其实这个现象已经因为美国,中国和欧盟的借款而开始了。难怪已有90个国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财政援助。

当发展中国家政府需要花费巨额资金来维持其公民的健康和经济的继续的时候,如有一连串纷乱的主权违约,将导致巨大的人力和经济代价,并大大减少人类控制当今大流行病的可能性。毕竟,要在任何地方控制病毒,就必须要在所有地方控制病毒。

为了避免不堪设想的后果,我们迫切需要采取强有力的集体行动。据 IMF估计,新兴经济体的资金需求总计为2.5万亿美元,但这个数字似乎过低。无论如何,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源目前都太有限了–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只有1万亿美元 – 这些资源应得到很大的扩充。必须积极努力增加IMF的火力。

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协调广泛的债务暂停,以阻止否则即将来临的主权债务违约浪潮。债务暂停将暂停所有请求冻结债务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本应向私人和公共债权人的还款,此措施将维持到健康危机的结束。

据我们的估计,一年的债务偿还暂停可以释放约1万亿美元,或中低收入国家总收入的3.3%。 这个数目远远超过一个有限债务偿还暂停提议 – 贫穷国家向公共债权人的借款 –可释放的数目估计(140亿美元)。这将给墨西哥和印度等国家在解决当前危机上提供大量帮助。

有人担心债务暂停会同时在这些国家带来私人贷款的暂停,但其实这种资本流动已经停止或逆转了。尽管暂停可能使这些国家长期处于国际资本市场之外,因此次危机而导致的坏名声应当会较少,因为暂停是由全球大流行病而不是由财政挥霍所造成的。 IMF的认可也应有所帮助。

私人债权人,一旦了解债务暂停的替代方案是一系列不可控制的违约行为,将更有可能同意暂停,因替代方案更对其不利。如果大流行后经济状况有所改善,债务暂停可保留避免正式的债务重组。

现在,这些主权债务的很大一部分是根据当地法律发行的,而这些法律是可以修改的。根据外国法律发行并且没有集体诉讼条款的债务则更成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暂时更改美国和英国的主权豁免法律,以允许法官结束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定由于大流行而无法偿还债务的国家的诉讼。这样的解决方案也符合富国的社会和经济利益。

在1980年代拉丁美洲的债务危机期间,债权人在近十年的过后才根据所谓的布雷迪(Brady) 计划开始进行认真讨论。这是一个丧失的十年。我们一定要努力让当今的危机有不一样的结局·。我们需要立即协调广泛的债务偿还暂停,以避免这个世界上与墨西哥相似的国家再度丧失十或二十年。